<nobr id="wpl3q"><xmp id="wpl3q"></xmp></nobr>
  • <table id="wpl3q"><small id="wpl3q"></small></table>

  • <nobr id="wpl3q"><xmp id="wpl3q"><nav id="wpl3q"></nav></xmp></nobr><table id="wpl3q"><small id="wpl3q"></small></table>

        1. 歡迎來到遼寧長安網
          主辦:中共遼寧省委政法委員會    承辦:遼寧法治報

          盡職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來源:遼寧法治報 | 作者:記者 邵小桐 | 發布時間: 2023-07-06 09:13

            潘非瓊,一個響亮的名字,他曾先后榮獲省人民檢察院個人二等功2次、三等功1次,省委省政府個人三等功1次。2006年11月,被評為“遼寧省人民滿意政法干警”;2008?年12月,被評為“第六屆遼寧省杰出(優秀)青年衛士”;2018?年11月,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榮記個人一等功。

            今年6月,省檢察院黨組印發關于開展向潘非瓊同志學習活動的決定。學習潘非瓊,全省檢察干警正用實際行動傳承著他的精神。

          潘非瓊

          潘非瓊

            “等我病好了,退休了,咱們就去旅旅游,我也好好陪陪你,過過只屬于我們二人的悠閑日子。”病榻上,潘非瓊向聚少離多的妻子這樣承諾。

            “如果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還要在公訴崗位上奮戰。”醫院里,潘非瓊對前來探病的同事如是說。

            可是這一次,一向言出必行的潘非瓊卻食言了。

            2022年12月17日,年僅49歲的潘非瓊積勞成疾,醫治無效,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

            “開會吧,我能堅持住。”

            “這個筆記本上記錄著潘非瓊在檢察院的工作紀要。”清原滿族自治縣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朱全威精心收藏著一本潘非瓊生前留下的筆記本,時常拿出來翻一翻,和同事一起回憶潘非瓊生前的點點滴滴。

            “當天潘非瓊在會上咳嗽得厲害,臉色灰白,大家擔心,要他趕緊去醫院,但他硬是堅持把工作部署完。”朱全威嘆息道,“去年10月,潘非瓊在北京接受血液透析治療。視頻里潘非瓊穿著病號服說:‘開會吧,我能堅持住。’大家能看出來他在硬撐,想要盡快結束會議,但潘非瓊卻問:‘是不是還有一個加強檢察文化的議題?’于是,會議繼續進行。”

            這種工作狀態,在潘非瓊2021年到清原上任后便是常態。清原縣檢察院在2020年被最高檢定為“相對薄弱基層院”。潘非瓊帶領全院干警聚焦問題、直面積弊,用好制度管案、管人、管事。只一年時間,清原縣檢察院各項檢察業務便逆境破局,入圍省級先進院評選資格名單,并在全國第一批薄弱基層院中率先實現“脫薄”。

            “若有機會還要奮戰!”

            參加工作后的潘非瓊一直扎根在公訴第一線,病重期間,同事們去看望他,他說:“回想起在公訴的點點滴滴,我深刻體會到了一名法律工作者肩上的責任和使命,如果還有重來一次的機會,我還要在公訴崗位上奮戰。”

            潘非瓊辦理了撫順市人民檢察院公訴的首例黑社會性質犯罪案件。案件公訴前,最高人民法院剛剛頒布了《關于審理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如何確定和否定黑社會性質有組織犯罪,成為控辯雙方在法庭上辯論的焦點。

            這個具有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團伙所涉案情復雜,犯罪時間長,嫌疑人眾多。主犯劉某和其他犯罪嫌疑人為了減輕罪責,重金聘請了20多名辯護律師。在連續3天的庭審中,潘非瓊作為主訴檢察官要迎戰辯護律師不間斷詢問與答辯。這不僅是對潘非瓊業務能力的考驗,也是對他個人品質的極大考驗。

            2004年7月6日,備受社會關注的遼陽市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案在撫順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其主犯劉某數罪并罰被判處無期徒刑,其他同案犯也都受到了法律應有的懲處。而就在這起案件開始庭審的當天,潘非瓊的妻子徐玫臨盆在即,但直到當天庭審結束后他才去醫院探望妻子。一次,潘非瓊探望妻子后準備回單位加班,躺在病床上的徐玫突然拽住他的衣服,哭著質問他:“工作真的那么重要嗎?比我和孩子還重要嗎?”那一刻,潘非瓊竟無言以對,眼淚“嘩”一下掉了下來。

            這淚水,承載著一位父親對子女的虧欠,一位丈夫對妻子的愧疚。

            “干一行愛一行是人生幸事!”

            “他總告訴我們刑法無情,每一個案子判決下來性命攸關,會直接影響每一個當事人、每一個當事人家庭。在與群眾接觸和辦案過程中,作為檢察官,不僅要有理性的一面,更有感性的一面。”回憶起與潘非瓊共事的時光,撫順市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李瑩這樣說。

            潘非瓊曾辦理了一起公安機關移送的妻殺丈夫案。作為案件具體承辦人,他在審查卷宗材料時發現當事人沒有殺人動機和實施殺人的前置條件。他立即提審犯罪嫌疑人,通過仔細觀察和談話,發現這名婦女精神狀態明顯不正常,行為舉止及語言表達異于常人。憑借經驗,潘非瓊堅決要求公安機關對該犯罪嫌疑人做精神疾病司法鑒定,事實證明,該犯罪嫌疑人不具有刑事責任能力。公安機關經過補充偵查將案件撤回,避免了一起錯案的發生。這名婦女在被釋放后被送進醫院治療,開始了新的生活。

            在辦理2007年的一起殺人案時,被害人妻子認點字,但沒多少文化。宣讀權利告知的時候,她一聽到文書號里“撫檢刑”3個字坐地上就哭,說“檢察院膽兒太大了,這還沒判呢就減刑”,然后抬手就打。潘非瓊擋在她和書記員中間挨了不少拳頭。但是馬上潘非瓊就把文書里的“檢刑”和監獄“減刑”的區別給被害人妻子講得明明白白,并在附帶民事訴訟上補充證據、完善證詞,幫被害人妻子拿到了賠償……

            潘非瓊說過,干一行愛一行是人生幸事!在他生命的最后4個月,徐玫一直守在他的身邊。去世前一周,處于高燒昏迷狀態的潘非瓊喃喃自語,說的竟然都是辦過的案子中一些人名和細節。

            【后記】

            “孩子以前在撫順市院時是天天加班,我們是一天一天見不著人;到清原縣院后是周周不回家,我們是一周一周見不著人;現在……我們是永永遠遠也見不著人了。”采訪結束了,但撫順市人民檢察院政治部主任王思韌向記者回憶潘非瓊去世后其年邁父母那幾句喃喃的話語,卻讓記者心情久久不能平復。

            潘非瓊的年齡停留在了49歲,他把畢生精力都奉獻給了人民檢察事業。潘非瓊走了,但他的事跡卻留在了我省每名檢察官的心中。


          热亚洲热中文热日韩